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谷幽兰 (蓉)飘香四季

博内照片皆本人原创请勿盗用

 
 
 

日志

 
 
关于我

1.半解文人。 2.敢作敢为,光明磊落。 3.只发表自己有亲身体会或信得过的博文,不求点击率。4.我宣扬的,必为我已实践的或努力实践的,不口是心非。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打狗之战  

2018-06-19 23:11:54|  分类: 小说尘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狗之战

                   

 

      七十年代我国农村有合法持火药枪的自由那是一种极粗糙的木把铁管猎枪子弹是比绿豆约小的铁砂一次可发射几十甚至上百粒辐射面积大极易射中猎物个别不安分的农民无野生动物打便去偷猎邻队或邻社爱溜达外出的家狗成功了就享受一顿免费的狗肉大餐

    一九六九年初作为下乡知青的我意外地卷进了此类打狗的行动这是一次惊心动魄命悬一线的经历

  ——刚下乡时因知青房还未奠基生产队长就把我们分别安排在各农民家暂住我临时住所是一户农村小学教员家此人姓凃与一般农夫相比倒也有几分斯文他高而微胖圆脸毫无轮廓皮肤粗糙面部肌肉结实感觉也算敦厚

    一个星期天的清晨正与他填肚子来了两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那时我十八岁),头戴绿军帽一样的瘦高个脸庞清秀线条分明整洁的中山装套在匀称的身上显得十分精神

    来者是凃老师的同学却比凃显得年轻得多寒暄了两句就直明来意:“老凃好久未吃狗肉了打狗去如何?”此言一拍即合毫无争议

    说走就走丢下碗凃旋即从里屋拿出丈八火药枪一改斯文气带头出了房门我不在乎吃狗肉感兴趣的是这本土行为过程的戏剧性何况是第一次于是也应邀跟了去……

    我四人静悄悄逶迤前行松潘林里蚕窝子的叶片在脚下沙沙作响偶尔传来一声布谷鸟凄厉的叫声由近而远

    转过一小山岗眼前展现出目标所在地邻社瑞丰公社开阔的平坝立马驻足这是凃选择的最佳伏击地两社交界处兔子不吃窝边草)。在他的安排下我等隐藏在本队地界的土包后屏息注视着前方守株待兔

    早春湿润的空气里飘来一股淡淡的麦苗清香稍稍淡化了些伏击的紧张情绪对面一里开外的平坝上不见一人大概都在家煮饭进食晨烟里影影绰绰点缀着一些农舍飘飘忽忽地安静得出奇像在画中又像是地平线上浮着的海市唇楼两排青翠的杨槐夹着一条弯曲的小溪自村头延伸过来

    倏忽一只黄土狗沿溪而上进入狩猎者的视线它悠闲地时而小跑几步时而停下来嗅嗅草丛中熟习的气味又抬头漫不经心地欣赏着自己经管的领地一点也未意识到死神正向它一步步逼近

    说时迟那时快!“!”的一声巨响刚才还在天堂享受生活的它一下掉进了无底的地狱

    “小高快赶紧去拖狗!”

    听凃喊我毫不思索带头冲出土丘快步向重伤的狗追去才追了十来米那狗便栽倒在地满身鲜血蹬了几下腿翻着白眼在极度痛苦中断了气

    第一次看见一个鲜活的生命在短短几秒中只因人饱口福的一个念头下瞬间堕入了深渊这是我始料不及的顿时怔住了……

     “!……!……!……”未容我多想一阵急促的铜锣声骤然响起瞬间四方八面潮水般涌来近百贫下中农不知是天上掉下来的又或是地里冒出的把我等团团围住那阵势极像平原游击队里戏终时小鬼子被万千抗战斗士人民大众包围的画面他们一个个手里拿着锄头钢钎拳中握着扁担棍棒怒目瞪视着他们的俘虏

    “给我打!”一个黑大汉带头喊

    “把他们捆起来!”不少人立即应声道

    “你们知识青年不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尽干些偷鸡摸狗的事!”一个农妇也愤愤不平。(这是我第一次见证当地农民对知青群体的误解与敌视。)

    “少给他们啰嗦捶了再说!”手中握着一大圈捆猪绳脸上青筋暴凸的瘦脸汉子凶狠地狂叫

    “!”

    “!”

    ……

    此起彼伏的吼叫声把地都似乎震动了

    我自认平素并不算是个胆小人通常也身怀一股阳刚之气——那都是于我在理的时候可此次……

    心虚的我本能地回头又是一惊身后唯一认识能保护我的乡村教师凃把我推在了风口浪尖上自己却溜得无影无踪而他的同学因相见时间短连姓什名谁我都不知道况且是本地人又并不是知青完全可以推卸责任——情况的严峻可想而知我不敢思后果等待我的多半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的心一阵痉挛血液在加速流动

    幸喜那两位朋友一言不发满脸铁青稳重镇定并未把我抛出去落井下石我的心稍宽了些

    农民们仍在怒吼但见我们毫不还口愤怒之火像是找不着干柴无法燃烧起来显得有些焦躁……

      相持不久见农夫们雷声大雨点小只叫不敢动手后劲不足时同路中较高的那个站在我身后的斜坡上居高临下手指着前排带头喊打的农夫突然发话了句句掷地有声:“我们打狗是奉县政府不准敞养狗公告的号召你们哪个敢动我三人一根毫毛我马上打电话喊公安把你们抓起来!“

    此语一出农民們嘎然声止一个个竟惊呆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在黑大汉的嗫嚅声中逐渐向后退却拖起狗瞬间就消失得身影全无像来时一样突兀真是出乎意料令人吃惊

    ——我惊讶并不是那个扭转乾坤的反驳而是刚才还理直气壮的农民们不可思议的惊恐反应

    百思不得其解当时我等所处的位置距最近的电话所在地大队部少说也有六七里何况那时公家的电话也不会让你随便打空口的几句大话怎就把占优势的众农人震慑住了呢?……

     “朋友我们走。”

     稍矮的那位同路人打断了我的疑惑让我从梦中醒来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像来时一样天空仍飘着白云风还是那么轻柔只是青草葳蕤的溪岸上多了一滩鲜红的狗血像是在述说一个未完的故事……

     此后我阅历丰富了才明白其中的玄奥县政府公安在当地农人们心中沉甸甸的重量……

 

    注:‘蚕窝子’,蕨类植物的当地语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