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谷幽兰 (蓉)飘香四季

博内照片皆本人原创请勿盗用

 
 
 

日志

 
 
关于我

1.半解文人。 2.敢作敢为,光明磊落。 3.只发表自己有亲身体会或信得过的博文,不求点击率。4.我宣扬的,必为我已实践的或努力实践的,不口是心非。

网易考拉推荐

自由意味着臣服于合一  

2017-05-14 21:08:50|  分类: 智慧之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题:理解“一”的力量——临界数量——扬升大师释放出新理念——黄金时代是一个社群时代——发自内心的说话——闭合数字8的流动——圣哲曼在前进——接收关于自由的更高教导——分离的自我永远无法自由——理解无限的自由——为什么无知真的不是福气——通过拯救你自己来拯救世界——超越理解的平安——是时候沉思生命之河了——自由到底意味着什么?——讲述你觉醒到灵性之路的故事——沉思臣服于合一

 

扬升大师圣哲曼,20071229日,通过 Kim Michaels传导

 

译注:圣哲曼大师是第七道光(紫光,代表自由和演变)的霍汗(Chohan)。历史上曾经化身为耶稣的父亲约瑟,航海家哥伦布,弗朗西斯?培根,以及“欧洲奇人”圣哲曼伯爵。

 

亲爱的心,你们听过这个笑话的不同版本:“换一个电灯泡需要几个工程师?换一个电灯泡需要几个政治家?”但我,圣哲曼,想给你一个新的想法。改变一个星球需要多少扬升大师的学生?(暂停)我在等你们的答案,亲爱的。观众:“一个!”第一次就说对了!需要一个。因为,当一个人下定决心“这个或那个不完美的表现在我的星球上不再被允许”时,会有一个巨大的数值(译注:指个人的能量强度)。

 

从摇篮到坟墓,人类被各种能量和理念轰炸,这些能量和理念只为一个目的设计:阻止你运用你的合作创造力把这个星球变成一个更具神性的地方。你们被编程变得消极,像其他人一样活着,认为一个人无法制造不同,认为你没有力量改变你的社会——甚至在微小的层面上——当然更没有力量在行星层面上改变了。但我告诉你,我们一遍又一遍的解释过,这个星球上的一切都是化身中的人类之自由意志决定的。

 

因此,通过绝对的、彻底的、不可动摇的决心,一个人可以制造不同。这实际上不是意志的行为——你们通常认为的那种意志。它是一个“成为”的行为,成为你所是的,跟你存在的更高部分连结,以便你的更高存在之光穿透较低的心智。以那样的方式,你可以下一个决心,这不是外在的意志——那可以轻易的被这个或那个内在的冲动改变——而是内在的决心,一个内在的知晓:这是你星球上的新实相,因为你正在成为那个改变。通过为那个改变持守灵性上的平衡,你愿意成为世界上的改变。你持有愿景——不可动摇的——这个或那个表现将不会再出现在这个星球上。

 

理解“一”的力量

许多年前的年轻时代,这个信使非常担忧核战争。一天晚上,他进入深度冥想,并呼求上帝——在核战争的问题上,极大的感受到跟上帝的合一——他呼求制止它。他感受到一个返回之流,一个保证:这个星球上不会有核战争,起码不会有大规模的核战争。但那是因为——他的外在心智不知道——他誓愿在持守平衡中扮演一个角色,因此不会发生这样的战争。

 

然而,如果数百万的人向另一个方向拉扯,一个人未必守得住平衡。因为,再一次,给予人们需要的功课以改变他们的意识,必须首先考虑自由意志法则。然而,如果一个人改变他或她的意识,得到一个数值,那么在大部分议题上,某个临界值必须被达到,以便在愿意提升意识和不愿意的人——包括因为不了解而仅仅是保持中立的人——之间达到平衡。

 

所以,当我说,改变一个星球只需要一个扬升大师的学生,这是真的,就“一个人下定决定改变集体意识”来说。但是,需要某个临界数量的人们去阻止某些外在的表现。因为如果一个人,或只有非常少的人,可以从这个行星消除某些非神性的状况,那么,大众如何能学到功课,并决定“他们同样已经厌倦了这样或那样的表现?”

 

一个人的力量必须在不同的意识层面上被理解。当你下定决心的时候有一个数值,但同样必要的是,你意识到,你不是作为一个分离的个人跟60亿(译注:2007年,世界人口是60几亿)其他分离的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有必要的是,接触到你自身存在的合一,这会带给你跟自身的“我是临在”合一的感觉,也会带你到达下一步,意识到“你跟所有其他人合一”。

 

因此你意识到,亲爱的,基于“跟你更高的存在合一”而达成一个内在的决定,并不总是足够的。同样必要的是,满足欧米伽的需求,走出去,唤醒其他人,以便他们可以跟他们的更高存在合一。所以最终,在一个特定的议题上,临界数量的人们可以在合一中聚集起来,因而改变了集体意识。

 

临界数量

我亲爱的,百分比是多大呢?临界数量是多少呢?嗯,正如奴隶制的废除,人类的集体意识有了一个转变,由此对许多人来说,很显然,“人们作为财产被拥有”不再是可接受的了。当前10%的人达到了那样的认识,转变就发生了。所以,就真正转变集体意识来说,魔法数字是10%

 

如果后面10%的人同意,某种表现对他们是可接受的——这是他们出于自我利益想要的——嗯,如果没有前10%的制衡,并说,“不,我们不允许这个现象存在于我们的星球上”,那么,根据自由意志法则,较低的10%将会拉动人口向下。然而,当前10%的人达到对齐,达成一致,他们会拉动人口向上,一个积极的转变将会出现。然后,突然,人口中的许多人现在可以看到过去没有看到的东西——因为那时他们被二元意识蒙蔽,被集体意识蒙蔽。

 

甚至许多自身经历过奴隶制的人,也没有足够的觉知发出声音,说,“这是不对的,这是不可接受的。”所以,直到转变发生以前,大部分人口仅仅是无法看到对今天的大部分人来说非常明显的事情:人类不是可以在市场上买卖的商品。但是,当前10%的人转变了,突然,人口中的许多人——没有有意识的感觉到转变——认识到,“哦是的,这很显然!”现在,他们支持外在的改变。

 

因此,再次,一切都开始于一个人,但多人之中有着极大的力量。如果世界不同地方的两个人——彼此之间没有外在的联系——下定同样的决心,数值将会累加。但是,如果两人之间用外在心智建立了某种合一感,那么,将会以指数的方式计算数值。因此,整体大于部分的总和。

 

扬升大师释放出新理念

所以你看,亲爱的,发生在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积极的改变,都始于扬升大师领域释放出来的理念,然后通过物质世界(material universe)的四个层面——身份(译注:在本信息中指“以太”)、精神、情绪和物理领域——下降。我们正不断的释放这些理念,但直到一个或多个人用外在的觉知领会了扬升大师的理念,它们才能在物理领域产生效果。人们要么开始将其作为需要改变的事物而表达它,要么开始作为一个实际的创新、实际的发明而表达它——突然带来一个技术,革新了社会的某个面向。

 

所以当然,我们正在寻找的是,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对准我们释放的理念。耶稣2000年前说过,“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译注:《路加福音》12:32,小群,原意是羊群)”。父亲的美意由扬升大师执行,他们在地球上跟人类共事。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扬升大师拥有你在地球上看到的任何问题的解决方案。困难在于,亲爱的,那些解决方案无法被给予,除非人们愿意改变他们的意识。我们原来说过,你不能用创造或沉淀了问题的同样的意识状态来解决问题。那仅仅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为什么意识转变很重要,以便人们可以超越看待特定问题的旧方式,向“接收解决方案”敞开。

 

你在过去看到的典型情况是,一个人能够提升他或她的意识,对准扬升大师并接收到一个理念——无论是政治理念、灵性理念,还是关于某个特定发明的实际理念。然而,你也在有些情况中看到,如此多的人敞开并对准了扬升大师,许多人同时——在整个行星——对准了一个特定的理念。当政治改变或灵性改变的理念出现时,这一点当然特别重要,因为这时,仅仅一个人带来一项技术发明就不够了,在这个理念开始对社会有影响力之前,需要许多人来理解它。

 

黄金时代是一个社群的时代

亲爱的,这是一个双鱼座时代的现象:有一个基督化的存有,一个人,站起来,声称是上帝的儿子,大声说出更高的理解。水平座时代不再是这样的模式(matrix):有一个人,站得比其他所有人更高。你看看耶稣,那时一个人带来新理念——要么被杀死,要么被偶像化。无论哪个结果都限制了理念传播到人口中,以便人们可以内化它们,使之变成自己的。

 

在水瓶座时代,我们需要数千、数万、数百万的人们如此的跟我们释放的新理念对齐,以至于在其被释放后,许多人可以马上领会它,并立即开始说出它。因此,全世界在认知上有一个快速的提升:有些事情改变了,或需要改变。因为现在有新认知、新决定,那些老问题不再是可接受的,我们想要改变,现在就要改变。不是因为哪个人这么说,而是因为我们这么说,因为我们心里知道这是真的,这是对的,是必要的。

 

水瓶座时代不再是有一些卓越的领导人,而是有着数百万卓越的人民,他们敢于站起来,说出他们心里知道的真理——即使他们无法以理性分析的形式来讨论它,或无法对任何外在的权威指出它,而只是简单的发自内心的说话。

 

发自内心的说话

亲爱的,当然,你可以看着今天的世界,说,如果一个人开始发自他或她的内心说话,对整个社会只有很小的影响。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发自内心的讲话——仅仅说出真理,并阐述改变的需要——那么,它将对社会产生影响。你会看到甚至超出大部分人可以想象的改变。我在开始提到,一部分编程恰恰是这样的观念:改变是由有权力的人带来,由权威之人带来——也许是教会里的,也许是政府或科学领域的。因此,任何社会上的新改变必定来自于那个领域,只有精英批准的东西才能在社会上实际贯彻实施。然而我告诉你,真正发生在这个星球上的积极改变,总是因为一些所谓的普通人拥抱了那个理念,才得以发生。

 

如果乔治华?盛顿或托马斯?杰弗逊,或任何单独的个人签署了独立宣言,它不会有什么用,我可以向你保证。但因为有50个人愿意签署它,愿意冒着生命的危险,这创造了一个连锁反应;因为有更多的人愿意支持它,甚至愿意冒着生命危险,然后这创造了一个动能,成就了美利坚合众国。它是世界上第一个这样的国家:真正基于,人类拥有“不是由任何地球上的权威——无论国王、皇帝还是教皇——所定义、而是由没有任何地球上的政府可以推翻的更高权威所定义”的权利。

 

闭合数字8的流动

我在这次讲话中给出的是前面六个讲话的延续。在这次讲话中,我特别谈到贫困和贫困意识如何跟第七道光有关。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北美——加利福尼亚这里——给出这个讲话。恰恰是因为,总体来说,北美比南美表现出更高的自由度。南美仍然太过于被陈旧的世界观所压制,尤其是来自于天主教或社会主义——这两种世界观都否认个人的力量——的影响。

 

在北美,尤其是美国,你看到更多个性的自由火焰,在这里,人们相信他们可以——如果不能在行星水平上创造改变,那么当然可以为他们自己创造一个更好的生活。所以,他们更有创新精神,更加对新理念开放。对加利福尼亚来说,当然了,尤其如此。我去年夏天说过,加利福尼亚这里有着更大的潜力,进行我们谈到的意识转变,创造出可以推动其它49个州、最终推动全世界的动能。

 

这里是一个合适的地方,来闭合北美和南美之间的数字8的流动,因此我们有希望让能量动起来,最终清理整个的这一半星球。所以,可以使全部七道光的力量流过人们,带来意识上的转变。

 

因此,我给你这个信息,以鼓励那些正在给中美洲“带来玛利亚母亲的祷文”的人。我告诉你,亲爱的,在世界的那个部分有着许多颗美妙的心。但我也必须告诉你,这些心之中,有些人已经变得有点自满,开始感觉到,他们多年来给出的服务水平是足够的。

 

圣哲曼在前进

但我告诉你,如果你认为自由的上帝可以被限制在任何组织或任何教导中,那么,你没有对准我的心。因为我在前进,亲爱的。如果存在着需要,我将前进到任何可以最大程度表达自由火焰、以及表达我想带给这个星球的理念和能量的地方。

 

我想给你一个现实的评估,亲爱的。你无法想象,我,圣哲曼——有责任在地球上带来黄金时代——会让黄金时代等着一个特定教导或特定组织中的有限数量的扬升大师学生吗?如果你,哪怕只是一瞬间,想象情况是这样的,我必须告诉你,你没有跟我的心连结。我大大的鼓励你们重新建立那个连结——通过调频到你自己的心并意识到:我,圣哲曼,没有静止不动,从来不曾静止不动,也永远不会静止不动,永远不会让地球上的任何组织、任何人或任何运动限制住我、禁锢住我。

 

因为我是自由的上帝,亲爱的,我不会被任何人拉下来。因此,我前进——仅仅是留下那些不愿跟我一起前进的人。这并不意味着,我不在意那些留下的人。但确实意味着,我更在意更伟大的自由事业,建立黄金时代的事业,这个事业远比任何组织或任何个人都更加伟大,亲爱的。

 

这就是你也会看到的:当我是“欧洲奇人”时,我四处旅行,寻求跟欧洲国王合作,他们认为——他们每一个人——他们是地球上最重要的国王,想要我根据那样的自我评估对待他们,那当然完全出自于小我。因此,在某些情况下,有些国王不想跟我合作,因为我没有像“他们是最重要的国王”那样对待他们。我看到更大的画面,看到欧洲一体化的需要,这当然超越了任何一位国王那时可以理解的。

 

你们这些称自己为扬升大师学生的人,应该比这更聪明。你们应该能够超越自己的小我和小我“感觉你比这个星球上其他灵性之人更重要”的需要。亲爱的,我们需要超越比较的相对二元性游戏,这个游戏认为:一个教导、一个组织、一个古鲁、一个信使比其它的更重要。地球上最重要的是,所有人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对准扬升大师。

 

我们超越了排他性的时期。因为“可以有一个基督、一个国王、一个皇帝,或一个发明家”的理念,是人类在双鱼座时代面对的一个测试,这个测试需要在那个时代通过。大部分人没有通过。但是当然,扬升大师的学生应该能够通过这个测试,意识到,没有一个人比其他人更重要,你们都有潜力成为扬升大师运动的一部分,成为带来黄金时代的一部分——如果你愿意对准内在上帝的国度,在每个人之中发现那个国度,而不是在你自己之外去寻找它。

 

水瓶座时代的组织绝不会让你指望一个外在的教导、外在的信使或古鲁。它只为一个目的设计:帮你在内在找到上帝。如果你那样做了,你正实现这个运动的目的。但是,如果你把它变成另一个排它性的教导或组织,那么,你只是在追随你曾经生生世世追随过的同样道路,是时候从中觉醒了,亲爱的。

 

接受关于自由的更高教导

为什么这一点如此重要?它如何跟自由相关,如何跟克服贫困意识相关呢?嗯,贫困的本质是什么?是你与上帝的丰盛分离了,所以贫困的本质就是分离。那么,反自由的本质是什么?是跟与上帝分离了,你跟上帝的合一分离了。基于分离的幻觉,衍生出无数其它的使你困在一个心智之盒中的幻觉,以此,你在自己周围设定了边界并说,“我处于这个心智之盒中,所有其他人都在盒子的外面。某种意义上上帝也在这个盒子之外。”亲爱的,这就是反自由。

 

我知道,过去,我和其他大师谈论过自由和自由火焰。但我们那时能够给出的是人们准备好接受的。现在我来给你们一个关于自由的更高教导。如同我给出的关于服务的教导,我说你们大部分人有着局限的服务观,那么,我可以向你保证,你们大部分人同样有着局限的自由观。自由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亲爱的?嗯,分离的心智,小我,把自由定义为有能力做任何想做的事情,拥有任何想拥有的,所有的需要都被满足。因此确实,在人类社会中,甚至在灵性和宗教运动中,你看到一种特定的态度:如果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我们就是自由的。意思是,在某种程度上,如果可以逃离自己行为的结果,我们就是自由的。

 

你看到许多灵性之人,他们为了学习一些魔法公式、为了找到某种点金石——允许他们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并避开他们行为结果的返回——而走在灵性道路上。他们相信这是自由。但我告诉你,亲爱的,这是对自由观念的彻底颠倒,来自于“跌落进二元性、因而脱离了上帝的合一”的那些存有的意识。那是“仅仅为了分离自我之利益”的自由,那不是真正的自由。因为分离的自我没有实相,不存在于上帝之内,因此,它怎么可能自由呢?

 

你看,一个分离的自我,只能通过拿走一个或多个其它自我的自由,它才能得到自由。这就是为什么你看到,在封建社会中,一个领主有着极大的自由,但他却从数千农民那里拿走了自由,这些农民住在他的领地上,被他视为财产。这,当然,不会是真正的自由。当你看着这一点——甚至用逻辑、线性的心智——你意识到,不可能让地球上所有人都成为地主或皇帝,因为谁会来做奴隶,以维持皇帝的权力和舒适呢?

 

这,当然,在逻辑上是不可能的。因此,你需要重新思考自由意味着什么。你需要意识到,真正的自由并不意味着逃离自己行为的结果,而是意味着真正承认现实:物质世界是宇宙之镜,返回你发送出去的东西。

 

分离的自我永远无法自由

所以,亲爱的,如果你的心智从“分离的幻觉”和“寻求为小我、为分离的自我获得某些东西的整个意识”中解脱出来;如果你的心智从基于分离和匮乏意识的幻觉中解脱出来;那么,你将开始向宇宙之镜上投射“不寻求提升分离自我,而是寻求提升其他人、寻求为人类做点什么”的图像和理念。你发展出一个全球的觉知,由此你寻求提升整体,而不是分离的自我。当你这样做,宇宙之镜会高兴、亲切、精确的——循环经过物质世界的四个层面——把你发送出去的返回给你。

 

因此,你避开了由分离的自我和它的信念——为了自身的收益,必须从别人那里攫取,因为物质世界中没有足够的健康和丰盛供应给每一个人——创造出来的局限。如果你开始转变你的想法,看看这一点(即使用外在的逻辑心智),你可以看到,拿走你自由的,正是“通过力量(force)获取什么东西是可能的”的幻觉。没有寻求去做耶稣所指的,当他说,“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译注:《马太福音》6:2534中,耶稣说,“所以我告诉你们,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生命不胜于饮食吗?身体不胜于衣裳吗?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你们哪一个能用思虑使寿数多加一刻呢?何必为衣裳忧虑呢?你想野地里的百合花怎么长起来;它也不劳苦,也不纺线。然而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你们这小信的人哪!野地里的草今天还在,明天就丢在炉里,神还给它这样的妆饰,何况你们呢!所以,不要忧虑说: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

 

上帝的国度在你之内,所以你首先寻求跟自己的更高存在合一。当你达成了这样的合一,你开始看到,因为你跟上帝是连结的,所有其他的生命也通过他们的高我跟上帝连结。你看到,如果你致力于让其他人自由,上帝将会倍增你的努力——超过你在物质世界通过力量(force)能够获得的任何东西。真的,亲爱的,耶稣带来的信息是,上帝准备给你无穷无尽的丰盛,如果你愿意跟其他人分享这个丰盛,而不是为了愉悦、为了安全感、或为了小我——分离的自我——的权力,寻求将它囤积起来。

 

当你开始沉思这些观念,你恰恰意识到,在分离之中没有真正的自由。为什么呢?自由注定要在哪里被找到呢?嗯,自由只能在一个地方被找到,那就是在合一之中——跟你的更高存在合一,跟你的同伴合一,跟源头合一,跟无限合一,如同我们在新书《非战争的艺术》(The Art of Non-War)中所说的。只有当你跟无限合一,你才能拥有无限的自由。只有当自由是无限的,它才是真正的自由。你看,亲爱的,地球上大部分人拥有的自由观念是一个二元的观念,总是被视为“与束缚或反自由”相反。地球上许多人甚至不能领会无限的观念,不能领会非二元的自由观、没有对立面的自由观——因为它不需要对立面。

 

理解无限的自由

事实上,我可以告诉你,你们有些人——整个星球上的许多灵性之人——曾经短暂体验过真正的非二元的自由,但你们还没有用外在心智彻底的承认或理解它。你的心智仍然专注于二元极性,你认为,为了真正的快乐,你必须明白真正的不快乐意味着什么。因此,只有当你体验到束缚,你才能体验到自由。你需要对比,才能知道自由或快乐真正意味着什么。

 

但我告诉你,亲爱的,在光明和黑暗的二元互动之外,存在着上帝的实相,我们常常称之为至福(bliss)——一旦你用词句来描述它,你就限制了它。因为人们马上就开始对其投射他们的二元观念和图像。然而,真正的自由是真正的至福,没有对立面。

 

当你第一次体验它,你也许不知道如何对待那样的体验。在你意识到“这是一种真正的自由状态”之前,它真的需要适应,尤其需要克服外在心智的线性思考,因为它完全没有对立面。当你处于那种存在状态,跟随生命之河流动的状态,我们称之为“是”(IS)的流动,你绝对不会是反自由的。我们希望你们所有人——所有扬升大师的学生,所有前10%的人——拥有那种觉知、那种体验:上帝的实相在二元极端之外,所以你不再通过二元的筛子看待这个世界。

 

为什么无知不是真正的福气(bliss

你看,亲爱的,有一句俗语“无知是福”。这句话有一定的真理——只要人们相信他们从孩提时代就被告知的东西,他们不会意识到这个世界存在着多少问题。他们不会意识到,有一些势力致力于反对自由,致力于反对积极的改变,总是寻求把世界拉进冲突之中。

 

这些人幸福的忽略了这些问题,这些问题可以在任何时刻摧毁他们的工作,在战争或其它灾难中摧毁他们的生命。因此,你在很多人身上看到,他们在生活中经历了一个觉醒,一方面对生活的灵性面向更有觉知,同时也对“这个星球的问题、以及需要为此做点事情”变得更有觉知。显然,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如果你专注于他们,你绝不会真正的感受到平安。你如何能够平安呢,当任何时刻,有些事物、有些地方可以爆发,制造出一个较大的冲突或战争?

 

不可避免的,在目前的意识水平,当人们觉醒到生活的灵性面向,他们也将觉醒到对光明和黑暗的更大认知。所以,几乎不可避免的,大部分学生会经历一个专注于问题的时期,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的问题,还有世界上的问题。然而,我希望你明白,我们扬升大师不希望看到,我们最忠实的学生203040年或更长时间专注于光明和黑暗之间的二元性,永远感受不到和平,永远感受不到他们可以真正的享受生命,因为总是有更多的工作要去做,更多的祷告要去说,更多的祷文或祷词要去给出。因此他们感觉到,他们总是落后的,总是追着挂在他们鼻子前面的胡萝卜跑——而胡萝卜总是在移动,他们追求得越努力,胡萝卜移动得就越快。

 

我们扬升大师知道,为了把人们从普遍的冷漠中唤醒,人们需要从他们的舒适中被摇晃出来。因此,我们希望看到,人们从那样的状态——耶稣所说的死亡意识——觉醒。但我们不希望人们停留在那样的二元感觉中,停留在“如此了解光明和黑暗”的感觉中,以至于总是怀疑:光明是否能够战胜黑暗,或者是否某种灾难——某种地球的改变或人为的冲突——将要发生。

 

通过拯救你自己来拯救世界

亲爱的,我们希望你看到,会有一个时间点到来,那时,专注于问题和负面实际上变成了一个借口,小我使用这个借口让扬升大师的学生如此专注于改变世界的状况,以至于你只是说——无论是下意识的还是有意识的——“我没有时间对我个人的心理状态做工,因为我必须为圣哲曼拯救世界。”但你看,你如何为圣哲曼拯救世界呢?恰恰是通过从你自己开始,通过克服你自己的小我,因此跟你自己的更高存在合一。因此,不是追着做、做、做,而是归于和平,归于更高的存在,只是存在。

 

因此,你成为了没有人可以关闭的敞开之门,因为你决定不允许小我关上那个门,那是你跟高我的连结。因此,高我的光,高我的存在,可以通过你的较低形式辐射,在这个物质八度锚定它的光,它的振动。这,我亲爱的,比你能做的任何事情都有大得多的影响,包括任何数量的紫色火焰祷文或祷词。这并不是说,你不需要采取外在的行动。但我们希望带你来到一个点,在此,你的外在行动不是来自于外在的心智、外在的意愿和外在的决心,而是来自于内在“你是谁”的实相,所以你的外在行动是基于存在。当你行动的时候你存在。那将对这个星球有最大的影响!

 

超越理解的平安

同时,它也会给你一个超越了理解的更深的平安感。考虑一下圣经的表达,“出人意外的平安”(译注:peace that passes understanding,《腓立比书》46 -7,保罗说,“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在此,译者翻译为“超越理解的平安”)。这是什么意思呢,亲爱的?嗯,“理解(understanding)”是什么?是外在的心智,逻辑的心智,智性。智性是一个分析工具,总是以二元性、以两极运作。所以,能够被线性、分析心智理解的平安,必定有一个以反平安的形式存在的对立面。这就是为什么许多、许多人——甚至地球上的许多聪明人——目前相信,甚至在潜意识层面,这个星球上没有办法消除战争。从战争的鬼魂中解脱仅仅是不可能的,它将总是伴随着人类。

 

然而我告诉你,从这个星球上消除战争完全是可能的。这是一个完全现实、可达成的目标。人类实际上比你通过“看着世界上这里或那里的头条”所认为的更接近于这个目标。如同奴隶制所发生的一样,也有一个潜力和动能建立起来了,可以非常快速的突破,以此,大多数人突然看到:战争是不必要的,是可以避免的,是时候站起来、呼吁终结战争了。他们不再允许自己或他们的孩子成为“没完没了的、由一小部分精英——他们完全致力于摧毁这个星球,以及破坏我计划为地球带来的黄金时代——所沉淀的战争”的炮灰。

 

我们希望你,扬升大师的学生,超越那样的二元意识。这并不是说,你把自己从这个世界隔离开来,突然不再关注新闻了。我们希望你明白正在发生着什么,但也希望你处于这样的状态:世界上发生的事情不会扰乱你内在的平安,不会破坏你跟自己更高存在的内在连结。所以,无论发生什么,无论有什么样的冲突,你都可以处于那样的状态。因此,你可以成为灵性之光的锚,那将阻止“甚至像是你目前在巴基斯坦看到的状况”升级为一个更大范围的冲突。

 

因此,有一个状况,权力精英计划了一个冲突,他们设定了所有人的运作,去爆发这个或那个,去创造这个或那个冲突。他们开始执行这个计划,但突然——出乎他们的意料——球停止了滚动。因为,那些本该卷入冲突的人,拒绝被拉进负面和冲突的漩涡中。相反,他们退后一步,说,“我们不想再卷入这些能量了。”

 

因此,权力精英精心策划的方案失效了。它们只是逐渐消失了。权力精英站在那儿,无法理解这是如何发生的:“为什么我们的计划没用了,过去它们曾经运作过那么多次?那时,我们只需创造一个紧张,然后提供一簇点燃炸药桶的火花,然后一切都会爆发,人们会在街上杀死对方。现在他们不这么做了。”嗯,我亲爱的,这件事完全可以发生,因为一个人——处于存在的状态,合一的状态——正在为数万或数百万的人持守平衡。所以他们不会被吸引到冲突中,而是最终退后一步,说,“不,我们必须找到一个更高的方式、更高的手段来解决问题。我们必须给我们的问题找到一个非暴力的解决方案。”(译注:译者联想到一段时间以来,由南海纠纷引发的中国和菲律宾的关系问题,就说明了这一点。目前,由部署萨德带来的中韩关系问题,以及朝鲜核问题,正在发酵和酝酿,且看它如何发展,是否会由觉醒的民众平息下去呢?)

 

是时候沉思生命之河了

这就是我希望在你们,扬升大师的学生,身上看到的。我们希望你通过超越“拿走你们自由的二元性”而达到真正的自由。因为,看着世界如何正被从一个极端拖到另一个极端,你们永远无法真正处于平安中。但你可以达到一种意识状态,在此,你如此的归于内在,你知道,即使地球上的这里、那里还有冲突,这个星球也正在前进——正如在整个有记载的历史中它一直在前进,甚至还有可能超越历史。

 

因为你看,即使我们告诉过你,过去的黄金时代终结了,但我希望你锁定在这样的事实:在向上和向下的循环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运动,那就是我们所说的生命之河。这个运动无法被地球上的任何力量阻止,甚至化身中的所有人类的集体意识也无法阻止。生命之河直接发源于造物主的存在,流经更高灵性领域的所有层面,流经跟造物主一体、在生命之河中彼此一体的所有生命。

 

我们是众多。我们是如此的多,你几乎不能用外在的心智理解这个数字。我们达成了合一,如耶稣所说,“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译注:《约翰福音》12:32。我们已经成为了一体,我们看到所有生命本质上的合一,我们拒绝让任何二元意识拉着去否认那种意识。因此,我们正在提供那个力量,生命之河永不止息的力量,带着地球和人类向前。即使我们有时不得不拖动人类踢打着、尖叫着,去做对他们最好的事情。

 

然而是时候了,你们灵性之人开始真正沉思生命之河,将自己放到生命之河中,跟我们成为一体。因此你会从二元性的上下拉扯中解脱,从恐惧和希望中解脱——它们总是或多或少的阻止你感受到安宁,阻止你享受生活。我们当然不是鼓励你站着不动、变得舒适。但我们正鼓励你来到那个点,在此,无论地球上发生什么,你都可以找到喜悦、感恩和欣赏。甚至欣赏太阳每天早上的升起,无论地球上正发生什么,欣赏四季的改变,大自然的美丽,阳光在河流之上的闪耀,花朵的绽放,鸟儿的歌唱,人类彼此的友善,一个孩子天真的享受生命的美丽。

 

所有这些事物,你都能享受。我们希望,你们这些最忠实的学生,去享受生命,享受你在这个星球余下的时间——不是通过处于二元的享受状态,那总是跟负面性有关;而是锁定在更大的欢乐,存在的状态,跟随生命之河流动的状态。这一点,当然,只能发生在世界某些部分的许多人身上,在那些地方,物质生活不像“仍然陷在物质贫困中”的那些国家一样艰难。

 

那就是,再次,为什么这个讲话在北美给出,这里许多人有着更大的物质丰盛的状态,使得他们有自由的时间和精力去专注于生活的灵性面向。因为我希望你意识到,亲爱的,你能够跟随灵性道路的事实,是由特定的条件所致:你不必每天辛苦劳作只是为了谋生,为了桌上能有食物,因而没有余下的能量或精力去欣赏生活的目的,或你自己存在的目的。

 

自由真正意味着什么?

作为这次讲话的结论,我给你们一个自由的概念去沉思。自由,在这个星球上是一个如此被误用的词汇,几乎丢失了它的含义。因此,再次,如同我对第六道光所做的,我希望给你们一个不同的概念去沉思。自由真正意味着什么?自由的含义是什么?自由的真正含义是臣服于合一:分离的自我、分离的幻觉、匮乏的幻觉臣服了。你臣服于你有意识的存在,你有意识的自我,跟生命之河进入合一,因此开始跟着生命之河一起流动。

 

尽管处于物质化身中,看到地球上的不完美,你仍然可以锁定在所有外在表象之后的更大力量上——生命之河本身。你知道,只要停留在那个平静的中心,你将成为敞开的门,由此,生命之河可以带着人类和地球向前,朝向更大的丰盛和平安。所以,即使表面上也许有一个倒退或负面的经历,如同世界上的某些冲突,但实际上,通过你们持守愿景和平衡,它被转化为一个积极的学习体验,由此,人们最终会觉醒,并说,“我们受够了这个冲突,我们想要积极的改变!”负面就转化成了正面,因为它帮助人们超越了二元的意识状态——这个状态不可避免的创造一连串的没完没了的冲突,直到人们放弃了那样的意识状态。

 

讲述你觉醒到灵性之路的故事

许多灵性之人年纪很小时就知道,生命还有更多,还有更多要去寻找。这个星球上真的有数百万的人们,处于那样的水平,但还没有非常有意识的认识到——像你一样——还有更多要去明白,还有更多要去理解。你们有些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没有实现这个突破,直到生命的晚些时候。

 

我告诉你,如果你系统的讲述你如何觉醒,那将有巨大的价值。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们鼓励你讲出你的故事。但我们鼓励你甚至做得更多,找到方法来讲出你的故事——可以通过书籍,可以通过录音和视频,可以通过互联网上的社交网络,或任何其它容易实现的通讯工具。

 

对于走出去、应对政治野兽、大声的反对世界状况,你们有时也许感觉到不安。但对于讲述你个人“如何找到灵性之路,意识到生命还有更多”的故事,以鼓舞其他人经历同样的转变,你们应该没有人会觉得不安。这对你应该是很自然的,如果你受益于找到灵性之路,受益于扬升大师的教导,为什么不跟别人分享它呢?

 

如果你对于这样做感觉到某种不安,那么愿意看看镜子。愿意看着你自己,说,“为什么我对于分享我的个人故事感到不安?”你会发现——如果你诚实的看——在那种不安的背后,小我的某些面向仍然隐藏着,使你感觉到自由分享故事的某种阻碍。你还没有足够的给你的道路去个人化( depersonalized),还没有足够的臣服于跟自己更高存在的合一,跟生命的其它部分合一。你仍然困在分离自我的某种幻觉中,感觉到有某些东西阻止你自由的分享。

 

我鼓励你看到这一点。诚实的,愿意在你自己身上做工,直到你来到一个点,在此,你的生命去个人化到了一个程度,你说,“这不是我的生命,不是为我保存的。”我走上这条道路,是因为我自愿成为圣哲曼的先驱者之一,自愿承担集体意识的某个特定面向。所以,通过对我自己做工,我将,第一:通过在集体意识的密林中打通一条道路,使其对别人更加容易;第二:同样走出去,与其他人分享这个过程,他们将被鼓舞,意识到扬升大师长期教导的一个真理“一个人可以做到的,所有人都能做到”。

 

当你克服了——个人性的——集体意识的一个特定因素,这里有一个数值,这只是阿尔法面向。欧米伽面向是,你走出去,跟其他人分享这个过程。你们每个人都来自于一个特定的背景,每个人都面对了某些特定的问题。但你真的相信,你经历这些问题,只是你个人业力或心理原因的结果?如果你这么认为,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是这种情况,你不会正在聆听这个信息。因为,如果你对来自于扬升大师的直接交流敞开,那样的敞开是因为,前世你达到了某种自我的精通。所以这一世,你所有的问题都不仅仅是因为你的个人业力或心理原因。你为集体意识携带着这个问题。你自愿承担了它,以便可以帮助其他人。

 

那就是为什么,你处于一个独特的位置,可以触及到那些仍然困在你经历过的问题中的人,可以跟他们分享,你如何达成了“帮助你超越过去蒙蔽你的那种意识”的某种洞察或觉醒。现在,你看得更清楚,你看到了如何解决过去似乎无法解决的问题。解决任何人类问题的关键,就是意识的转变。我之前说过,你无法用创造问题的同样意识状态去解决问题。解决任何问题的关键是,转变你的意识,由此你看穿了制造问题的意识,由此解决方案开始变得明显。不需要争论这个或那个,不需要有外在的证据,你改变了你的生命,因为你从内在知道,这是对的,这是很明显要做的事情。

 

分享你的经历吧,亲爱的。你不是你自己的。如耶稣所说,你们是重价买来的(译注:在《哥林多前书》6:20中,保罗提醒教会的教徒说,“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神”。启示录5:910说:因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神,又叫他们成为国民,作祭司归于神。因为,如果你是对“来自于这个陌生的叫做圣哲曼的存有”的直接交流开放的灵性之人,那么,我不得不重价买下你。我不得不支持你的化身。我不得不,在关键时刻,给出我的部分生命和动能来帮助你超越你正面临的问题。因此要意识到,我这么做部分是因为,我个别的爱你,但也因为,我爱着所有人类。我希望你实现你的潜能,成为榜样和先驱,能够站立起来,证明这个事实:改变是可能的,所有的人类问题都有办法解决,我们可以克服我们面对的任何局限——教会、政府和其它地方的专家声称无法克服的障碍。

 

我重价买下了你们,因为我看到你们的潜力。我看到你们渴望在觉醒中扮演一个角色——在黄金时代可以显化以前,这样的角色是必要的。所以,再一次,我慈爱的提醒你们这一点。我在南美说过,我宁愿摇晃你走出舒适,以唤醒你,而不愿意在你离开这个化身之后遇到你,看到你因为“没有活出全部的潜能,没有跟别人分享你在克服困难的路上学到的、体验到的”而经历遗憾。

 

沉思“臣服于合一”

因此,亲爱的,愿意在这个问题——臣服于合一——上做工吧。如果你感到无法臣服,那么愿意承认,这是因为,仍然存在着一部分分离的自我,你还没有看到它的样子。所以愿意去看看,直到你看到它,看到它的不真实,看到它如何限制你,拿走你外在的平安。你看到,它如何阻止你完成你呆在这的原因——你的神圣计划,阻止你“在带来我的黄金时代这件事上”做出你注定要做出的贡献。

 

所以找到那个更大的爱吧,在你们的存在之中你们都拥有它。那可以是对你自己、对其他人、对地球、对圣哲曼或对其他扬升存有的更大的爱。找到那样的爱,所以你愿意看看镜子,说,“什么在阻止我完成我的神圣计划?什么在阻止我自由的呆在地上、如同呆在天上,以便我可以扮演一个积极的角色,以便地球可以在地上、如同在天上?意味着,所有的一切,超出了圣哲曼心中为黄金时代持有的愿景所要显化的。

 

因此,亲爱的,现在我在自由的火焰中密封住你,这个自由没有对立面,而是臣服于跟所有生命的合一,跟生命之河的合一。因此,平安吧,被那样的自由密封吧,直到我再次对你们讲话。我确实还有更多的话要说,关于这个会议,关于第七道光之后还有什么。我们将揭示我们过去称为“秘密之光”的东西,但它不再是秘密了,因为我将揭示给你它真正的含义。因此,被密封吧,亲爱的——并且我对你呆在这里表示感激。

                                                         

译者:李平

原文:

http://www.ascendedmasterlight.com/ascended-master-light/date/22-2007/192-freedom-means-surrender-into-oneness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