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谷幽兰 (蓉)飘香四季

博内照片皆本人原创请勿盗用

 
 
 

日志

 
 
关于我

1.半解文人。 2.敢作敢为,光明磊落。 3.只发表自己有亲身体会或信得过的博文,不求点击率。4.我宣扬的,必为我已实践的或努力实践的,不口是心非。

网易考拉推荐

素食专业画家茹比·萝丝(Ruby Roth)  

2016-04-16 21:50:15|  分类: 杂谈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 href=http://ss.zgfj.c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素食</a>专业画家茹比&#8226;萝丝(Ruby Roth).jpg

  茹比?萝丝(Ruby Roth)是一位作家、插画家及画家,现居住在美国洛杉矶。萝丝最近创作了她的新插画书《为什么我们不吃动物》,专门给小学学龄儿童的读物,以一种真实且适合儿童的方式探讨工厂化养殖、捕捞鱼和热带雨林的破坏。当灵长类动物学家、活动家及联合国和平使者珍?古德(Jane Goodall)谈及茹比的最新作时,她说到:“农场动物跟我们的宠物一样都是有情感的,萝丝精彩的插图表达了这一点。它將使孩子们及其父母思考这些。”

  问:是什么启发了您写一本关于素食的儿童插画书?

  茹比:在2003年,作为健康的实验我吃了纯素,那就像脱下了厚重的夹克重新起跑。当我对食物、动物、气候变化、我们的食物和健康业,知道的越多,我越坚定我的选择。很快,我的吃素引起了我教的小学美术课中的孩子们的好奇。我一点一点且如实地跟他们分享了自己茹素的原因,而他们的回应带着惊人的领悟力。很多孩子都想变成纯素者,但学校和家庭却还没有相对的支援。

  我找了找,却找不到一本书谈论有关动物或蔬菜的,而我的学生们又太聪明了。于是,我决定自己着手写一本书。

  问:您的书内容详实且真诚,而且对于孩子们来说不是“太可怕”。您是如何使文字和配图达到一个平衡的呢?

  茹比:我想为孩子们提供一个与他们相关的真实、感性的想法。在我的教学经验中,我发现孩子们并不需要他们通常得到的那些糖衣炮弹。他们以极大的智慧、强大的自我赋权感作出反应和回应。虽然这本书是用简单、甜蜜的语言写成,它却有着事实、行为学的资讯。我希望孩子们能够辨别出我们自己和动物之间令人难以置信的相似和区别,这是一个启发灵感与同情心的想法。

  问:您想为本书的孩童读者们灌输什么样的价值观?

  茹比:这本书是关于珍爱生命及连结动物和我们这个星球的感觉。有了这种对所有生命有意识的感恩,我们更能以更大的关注来对待这个星球、我们自己和彼此。而且,作为纯素者的孩子们,在他们家庭以外的世界中得到的支持是很少的。我希望这本书能够启发他们的自信、勇敢和决定茹素的自豪感。我希望纯素的孩子们能够为他们所相信的东西坚持到底,不管他们的同龄孩子在生日聚会或者食堂里吃的是什么。

  问:那么,这本书问世后的回响如何?

  茹比:全球很多人对本书是非常兴奋并支持的。在阅读时,孩子们已经体现出惊人的兴趣和领悟力,甚至那些吃肉食和乳制品的孩子们也是如此。我认为他们是享受瞭解那些被隐瞒着“秘密的”内容。他们对真相是如此地兴奋,并开始询问很多问题并由此得出他们自己的结论。

  问:您以一篇名为“我们还能做什么”的文章作为总结,您希望孩子以及/或者他们的父母怎样应用从您书中所学到的内容呢?

  茹比:我希望这些家庭不断地寻找到对动物、健康和地球感恩意识的对孩子的培育方式。我在书中也说过,每一天我们都改变我们生活的自由。我认为这是一种对孩子或家长都很重要的概念;当您为一个孩子阅读此书的时候请强调:我们不必担心我们有能力去改变的那些事。这种教育会延伸到素食主义意外生活的各个方面,而且它將持续一生。

  问:在动物权运动中,您觉得这本书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呢?

  茹比:我希望这本书成为那些尊重孩子寻求资讯的能力和他们的决策能力的教师、图书管员、家长及素食家庭的资源。这里面有史无前例的更加相关的学习素食主义的时机。

  这本书是一个许多重要问题的解决方案,它包括从疾病到医疗保健到气候变化到濒临物种等。

  问:您觉得自己作为一个作家/艺术家而言是否有一种社会责任感?

  茹比:是的。尤其是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艺术品和书籍都是奢侈品。我的目标是使我的工作不仅实用而且有政治意义的。但不论我的职业是什么,我都有一种责任感。无论您是什么职业,哪怕是房屋清洁工、化妆师或律师,您的能力在您的领域中引入社会的、环境的或食品责任时都將非常有效。

  问:您对于纯素主义和动物权利的未来是怎么看的?

  茹比:随着民权运动,纯素主义在我们社会的道德进步是下一步了。我认为,纯素运动將遵循以前所有权利运动的相同的历史轨迹:通过否定和愤怒,最终会被接受。最紧迫的,我设想着工厂化农场的灭绝。它是种广泛的教育由外向内的结果,或由内到外的如同甲型H1N1流感传染的结果。我相信工厂化农场將不可避免的崩溃。它是那么不可持续且不能最终实现的。(版权:番茄小屋)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